站內檢索:

騰訊網:霧里看不一樣的天柱山
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來源:騰訊網

  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”,這首千古名句寫出廬山多姿多態的美貌。游覽者從各種不同的角度,所看到的廬山,美麗都不相同。蘇軾所言是從空間的范疇。我所看到的天柱山,是躲在云霧中的群山,霧嵐相繞,變幻莫測,美輪美奐,一秒鐘一個鏡頭,一瞬間一個美景……猶如引人入勝的電視連續劇,這樣迅疾的時空交接,是其它名山大川無法比擬的。

  我們這次登臨天柱山,同行的是皖西南一群作家。作家中有不少人是研究佛學的。黃復彩先生還是天柱山腳下的三祖寺住持寬容法師的老師呢。去年,寬容法師在他的靜室里,用美妙的天柱山茶和雅致的茶道招待我們一行,至今回想起來,仍如茶香在口,品呷有味。可惜黃先生這次因事耽擱,否則,行走在上山的路上,一邊欣賞美景一邊聽他的談佛論禪,該是多么美妙。著名女作家石楠先生說,天柱山腳下的三祖寺,簽很靈的,25年前她抽過。石楠年逾古稀,依然興致盎然,童心未泯,對三祖寺,對天柱山,她懷著一股感激之情。

  第一次走進天柱山,是個大晴天,陪著老公“石頭”,帶著女兒涵涵。老公為我和女兒拍了幅合影,并取名為“在大石身邊”。圓圓的大石頭,厚重而堅實,我戴著墨鏡和太陽帽,7歲的女兒大笑著,露出正換的門牙豁口。燦爛的陽光,燦爛的笑容,幸福得讓飛鳥都嫉妒。這幅天柱山的“大石”照片,我一直帶在身邊,至今為我所深愛。

  品味天柱山,雨霧天氣或許更好。這次,老天很垂憐我們這群文人。在淅瀝的清明雨中,晨起后撩開窗簾,探頭望去,街道上,打著花傘、穿著雨衣的人們,在雨霧中行色匆匆。細雨,把我們的視野變小變得模糊,讓我的心也跟著濕漉漉的。這樣的春雨,若是閑暇,小園回廊,木凳石幾,三五知己,品茗賞花,或打牌聽雨,倒也不失為一種雅趣。但在路上,尤其是游覽的路上,這雨,就像個不諳世事的孩子,絆人手腳,遮人視野。

  王安石任舒州(今潛山一帶)通判期間,邀弟同游。因道路不暢,只流連于石牛洞的摩崖石刻,未及天柱峰,心內悵然,即席賦詩曰:水泠泠而北出,山靡靡以環圍。欲窮源而不得,竟悵望以空歸。

  好在而今有索道。那種渴望而不得的悵然心境,我們這群人是體會不到了。其實,真正的看山,就得“爬”,一步一步攀緣上去,如猿猴跳躍攀爬,如小鳥穿行歌唱。可惜,細雨霏霏,我們只能選擇纜車了。

  雨停了,霧卻漫山遍野。坐上纜車,升入空中,緩慢向上移動。即使被吊在半空中,還是沒能逃脫霧氣的包圍。它就在身邊,就在腳下,就在臉旁,無聲地鉆入袖口,鉆入發隙,帶著絲絲嫩葉的清氣。一片朦朧之中,遠峰無影,近壑無形,神秘而幽靜。整個的,地地道道的一幅水墨畫。天柱山,仿佛一位躲在垂簾后的二八佳人。任憑我們睜大雙眼,仍是無法一睹她的驚世之美。

  茂密的樹木花草,被雨霧輕輕地撫摩著。雨霧無聲,它像天柱山古老的禪宗文化那樣,在香煙裊繞中,悄無聲息地滲透。四月碧綠的枝葉上吊掛著水株,但山地上并沒有水流。這樣潤而不黏的雨霧,只有天柱山區才有吧?“隨風潛入夜,潤物細無聲”。潛山這里的雨水,和它的山脈一樣,帶著佛心和禪意,悄然澤惠著萬物。它不張揚,不炫耀,默默地做著自己該做的事。春天來了,它就紛紛洋洋,從無數的花傘上滾落,沿黝黑的枝莖深入,進入泥土,沃潤萬物。泥土是雨水永遠的家。

  坐了兩趟索道,終于到得山頂。山頂有絲絲爽風,天柱峰側的巨石上,人影婆娑,極目難盡,霧仍然匍匐在腳下,像一只巨大的蝙蝠,張開淡灰色的翼膜,遮住天柱山的草木峰巒。唯見近峰黛影,飛來石就在我們眼前。那塊飛來石,石翼展開,伏于另一巨石上,凌空億萬年。傳說乾隆皇帝曾于此吟詩:飛來一定是飛來,不是世人胡亂猜。既然飛來又飛去,當初何必要飛來?

  登臨天柱山,一睹天柱峰。這是每個游客最起碼的愿望。可天柱峰偏偏就躲在霧氣里,這讓我們的悵然不亞于當年的王安石。世事往往就是這樣,不會讓你十分圓滿的。流連一陣子后,正準備打道下山。卻聽一片驚呼:出來了出來了!

  我們回頭一看,頓時驚呆了——

  天柱峰像正出浴的王子,斜掛一抹輕紗,容光煥發,巍峨聳立。

  大片大片的云霧,仍在急速地往他身邊趕來,仿佛前來護駕的衛士。我們慌忙選個角度,用相機搶下這永恒的瞬間,讓自己與天柱峰融為一畫。才兩三分鐘,濃密的云霧又包裹了這位王子。我們不禁感慨良久:絕妙的東西,總不會在世人的眼前停留太久。變幻出新意。任何東西,有新意才有吸引力。

  這一刻,百姓們所傳說的天柱通靈,我不得不信了。天柱山,就是一位高超的禪師,或者仙人,把他最絕妙的一招總是留在最后。他不讓我們太失望,也不會讓我們沒有一絲遺憾。

  太失望了,我們不會贊美;沒有遺憾,就不會再來。天柱山,一草一木,深得佛光仙氣,連霧氣都如此通靈,誰還不拜倒在它的腳下?

  這次的登臨,雖然沒有看盡天柱山的45峰、17嶺、18崖、22洞、86怪石、18瀑、17泉……但卻讓我們見識了它的另一面,變幻莫測,正如藏于深山的禪和佛,禪是不拘形式,佛也是不拘于外相的。

  霧里看天柱,新奇無窮,比起晴天烈日來,別有一番魅力。

  攝影師為我們捕捉到的天柱“雪景”,卻更讓我向往。雪中的天柱,鐘靈毓秀,別具一格。下次去天柱山,該是看雪景了。(姚 嵐)

聯系我們|關于我們|保護政策|法律聲明|投訴方式|友情鏈接|站點導航|2008版回顧|2005版回顧

单机开心农场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