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內檢索:

中國旅游報:天柱杜鵑紅
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來源:中國旅游報網

  看到滿山遍野開得如潮如海的杜鵑花,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她們,覺得她們就是天柱山杜鵑那一縷縷花魂,是她們的鮮血讓天柱杜鵑花兒紅——杜鵑為什么這樣紅,因為烈士的鮮血染紅了它。

  □徐迅

  上天柱山,幾位作家朋友滯留在山的半腰。朋友都是我的朋友,理應由我相陪。找了一家客棧,讓他們喝茶、聊天。我沒事,就在這半山腰瞎轉悠。這一轉,就有一大群杜鵑花映入了我的眼簾。杜鵑花團團簇簇的,一叢叢一排排,一路沿天柱山的石階蜿蜒盛開。紅的紅得耀眼,似是直躥云霄的一溜云霞;紫的紫得發嗲,仿佛蒸騰在云霞邊的一片美麗的煙嵐。

  家在天柱山。拿與我同游的朱小平先生的話說,天柱山就是我的家山。“無雙畢竟是家山”。小平先生很喜歡清代龔自珍的這首熱愛家鄉的詩,曾用這詩句做了他寫故鄉的書名。我的家山天柱山雄奇靈秀,一柱擎天,眾山拱繞,草木山川繁茂綺麗。真正算是“家山無雙”。家山上有很多奇花異卉。比如蘭草、天女花、望春花、瑞香花……然而對杜鵑花長時間的熟視無睹,我自己竟有些詫異——我知道杜鵑花一名映山紅、山石榴,為常綠或平常綠灌木。說是杜鵑啼時開花。民間還傳說杜鵑花是杜鵑鳥,即子規。因杜鵑鳥哀鳴不斷,咯血染紅山花而得名。每年春四月,天柱山就有星星點點杜鵑花開放,那叢生在懸崖溝壑間的杜鵑花,鮮紅的花蕾就像一束束小火把。先是萬綠叢中一抹紅般的醒目,接著就開得如火如荼,燦若云霞……杜鵑花當是天柱山的一大名花。

  最早知道杜鵑花即映山紅,是因為電影《閃閃的紅星》里的那首歌:“若要盼得喲紅軍來,嶺上開遍喲映山紅……”那優美的旋律、清脆婉轉的歌喉,讓我們朦朦朧朧地從小就將映山紅與紅軍、與中國革命緊密地聯系在一起。再是,收錄在中學課本里的《我們愛韶山的紅杜鵑》那篇散文:“正是杜鵑花開遍三湘的季節,鄉親們懷著深厚情誼,連同韶山的泥土,送給我們一棵盛開的紅杜鵑。”韶華的這篇散文寫得感情充沛,一路抒情,把杜鵑花比作革命的烈火,比作漫天的云霞,比作烈士的鮮血……這使我們更加感覺一棵革命花的壯美。看到杜鵑花,就會想到熊熊燃燒的火焰,想到“霞姑”,想到革命烈士——童年的教育和記憶就這樣深刻而神奇……多年以后,我還和唱《映山紅》的女歌唱家鄧玉華工作在一起,親耳聆聽到她唱《映山紅》以及大型音樂舞蹈史詩《東方紅》里的《情深誼長》。她說,她唱《映山紅》時不知道映山紅是什么,聽愛人說美術館有專門畫杜鵑花的畫,馬上騎車去看。在看的過程中,她深深體會到杜鵑花開遍山野時那種勝利的喜悅,感情上就把杜鵑花當作革命的花了。

  在天柱山下我度過了青春歲月,我當然知道天柱山也有英雄的故事。例如,宋末抗元義兵長劉源為抵御元兵南侵,帶領他的將士春則放歸耕種,冬則聚合整訓,按當地農事特點開展保衛戰,保護數十萬天柱山人不受元兵蹂躪達十年之久。直到宋恭帝德祐元年(1275年),宋安慶知府范文虎降元,他還仍然率兵踞守在天柱山寨與敵奮戰。他總是出奇制勝,屢獲勝利。但終因敵眾我寡,最后與元蒙頑敵力戰而死。死后,元兵割下他的首級邀功。當地百姓心疼難忍,為寄托他們的哀思,用檀木為他配做了一個假頭,把他安葬在天柱山百花崖上,世代祭奠……這使人也會聯想到杜鵑花與英雄的斑斑鮮血吧?“千峰巉絕一英雄,兵馬堂堂百戰功,護地丹心終不死,剛風長吼是王風。”天柱老人烏以風曾有詩懷念他。

  在解放戰爭時期,這樣血灑天柱山的革命英雄更是無數。我腦海里印象很深的是天柱山的兩位女英雄。一位名叫張淑華,一位名叫陳桂珍。1937年,紅軍高敬亭部在皖西開辟革命根據地,張淑華隨義父參加了共產黨地下活動。一直到1942年,她在當地還在為新四軍的部隊籌集柴米油鹽等物資,為他們站崗放哨。后來,她不幸被國民黨反動派抓捕,國民黨反動派嚴刑逼供,讓她交出共產黨員的人數和名單。她堅辭不就,敵人無計可施,把她押至河邊活埋。據說土埋至她的胸口,他們還用水灌,用刺刀戳她,死時才22歲。而曾獲得“新四軍母親”稱號的陳桂珍,自1941年開始接待新四軍、解放軍戰士,收養傷病員,九年如一日,人數達數百人之多。在那殘酷的歲月里,她無償地為新四軍傷病員提供吃喝用住,不辭勞苦地為游擊隊傳遞情報信件。敵人把她抓住捆吊在大樹上,用扁擔和槍托毒打她,從此一病不起,長期吐血屙血,年輕的生命倒在了新中國成立之際……后來我參與編寫《潛山縣志》人物傳記,還收錄了這兩位人物。如今,看到滿山遍野開得如潮如海的杜鵑花,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她們,覺得她們就是天柱山杜鵑那一縷縷花魂,是她們的鮮血讓天柱杜鵑花兒紅——杜鵑為什么這樣紅,因為烈士的鮮血染紅了它。我們說烈士的鮮血染紅了杜鵑,不僅是一種浪漫的遐想,也是真理。

  半山腰上,作家朋友們還在客棧里喝茶,聊天。外面,有當地幾位抬滑竿的農人在熱情地等待游客。我與他們攀談。他們告訴我,現在上天柱山坐滑竿的游客少。“有些人不坐,還因為良心上過不去,不好意思讓我們抬。”“你說我們不在乎,他們倒在乎,這生意不好做吧?”他們嘆息著。我問他們,這里的杜鵑花怎么生成了這樣的一群,他們告訴我,這是從山上各處移栽來的。“不然,哪有這么漂亮喳!”說著朝我一笑,嘴里輕輕哼著:“杜鵑花,朵朵紅,爺娘比我一條龍。哥莫怨,嫂莫嫌,用心養我四五年;好田好地我不要……”漸漸地,就消失在天柱山的山中了。

聯系我們|關于我們|保護政策|法律聲明|投訴方式|友情鏈接|站點導航|2008版回顧|2005版回顧

单机开心农场下载